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正文

检察官以案说法之《不良包工头的罪与罚》

发布时间: 2018-07-03 11:33:13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今天参与说法的检察官是金堂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员田伟。他将在节目中为听众朋友权威、深度解析案件,解读法律、法规。接下来就跟随我走进今天的检察官说法。

 

        (情景剧片花)

        年终岁末,除旧迎新,处处张灯结彩、人人喜气洋洋,普罗大众为着年关匆忙而幸福地张罗着。然而,金堂县某建筑工地的数十号工人却在寒风中没有等来他们的工头付元春,兑付工资的诺言也成了一句空话。索债无望,求告无门的他们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利,工头付黄元又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你正在收听的是检察官说法——《不良包工头的罪与罚》。

 

        包工头付元春也曾是靠自己的勤奋和诚信在金堂县圈内树立了自己的信誉。手底下的工人慢慢地从几人增加到好几十号人。生意越做越好,排场也越来越大,境遇的突变使得这个曾经的农家子弟觉得自己就是上帝的宠儿,命运的弄潮儿。2015年当付元春又顺利地以个人名义分包到一个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后,慢慢地疏于工地管理的他,因为铺张奢侈的消费觉得手头不再那么阔绰,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水准,迎合大众对自己的溢美致辞的需求,付元春疯狂的透支着自己的身体、信用和财富。开始不再那么及时、全额的兑付手下班组的工资。之前还能拆东墙补西墙,勉强应付,可到了年关,集中兑付的压力之下,面对工友的追讨,付元春开始编造各种理由予以搪塞,后来干脆整日不见人,不接电话。愤懑的工友到其家中讨说法,付元春竟然低价变卖了自己的住房、转让自己的豪车予以私存,玩起了消失,同时以以所谓的“无辜者”、“受害者”的身份到处指责开发商没有足额、及时支付工程款据不偿付工友工资,企图混淆视听,蒙混过关。

 

        百般无奈下,民众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经向金堂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金堂县建设局反映后,行政机关认定付元春共拖欠20余名工友近20万工资。遂于2015年8月30日对付元春下达了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其在七日之内支付拖欠的民工工资,但是付元春逾期仍未支付民工工资,也未向金堂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送达未支付民工工资的理由情况说明。鉴于付元春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金堂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此案移送金堂县公安局立案侦查。随即,付元春因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刑事拘留。最终,付元春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付元春也最终因为丧失立信之本,诚信之道而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

 

        (检察官)

 

       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我是成都市金堂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员田伟,今天将由我为大家解析《不良包工头的罪与罚》案例所体现的法理法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章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明确规定: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第三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一)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的;(二)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数额累计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

 

        听众朋友会发现该罪的入罪门槛比较低,按照司法解释规定只要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的即构成本罪。这反映了在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一些用人单位恶意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特别是农民工工资已经成为突出的劳资矛盾,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定与和谐。如此严惩恶意欠薪者体现了国家立法层面对弱势群体的特殊保护。

 

        本案中,包工头付元春系分包主体,他是否就是该罪典型意义上的用工主体,是否应该罚当其罪呢。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单位或者个人(包工头),当然可以本罪的主体。本案中包工头付元春虽然不具有合法的用工资格,又属没有相应建筑工程施工资质而承包建筑工程施工项目,且违法招用民工进行施工,鉴于该种情况现实中大量存在,为有效保障农民工权益,必然要将该包工头纳入刑罚主体。

 

         该罪于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所创设的一种罪名,带有明显的现实性和导向性。该罪虽然入罪门槛低,但事实上出罪事由也很明确,根据法律规定,拒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在刑事立案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在提起公诉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刑事处罚;在一审宣判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从轻处罚。该条规定的三个诉讼阶段,只有用人单位积极履行支付义务,是能够从轻处罚甚至免除处罚的。

 

        (检察官说法)

 

        我们即将迎来新的一年,人们在憧憬着来年幸福生活的同时,也热切的盼望过去辛勤一年的付出能劳有所得。当刑法将恶意欠薪行为提升到刑法打击的高度,我们不得不正视恶意欠薪的用工单位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已经严重侵害了农民工的财产权益,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此案当中不良包工头付元春的罪与罚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唏嘘,更多是法治意识的觉醒和推崇。希望各位听众,在遇到法律问题时能拿起法律武器做权利的坚定捍卫者;企业用工主体也能以此为鉴,遵法而行。

 

         朗朗乾坤,法治将成为我们共同的信仰。

 

        (结束语)

 

        好了,听众朋友,这次的检察官说法就到这里,我是成都金堂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员田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