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正文

检察官以案说法之《易性癖少年的悲剧》

发布时间: 2018-07-02 11:32:03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版头

        关注法律热点,权威深度解析

        检察官走近您身边,为您讲述案件背后的故事

        检察官说法

 

        15岁,本是沐浴阳光的花样年华,却因草率的变性手术笼上阴霾。谁为少年的人生买单?您正在收听的是检察官说法——《易性癖少年的悲剧》。

 

      15岁的小楠是一名身高一米七八的英俊少年,初中毕业后经营动漫工作室,有一定的收入。因为渴望变成女性,曾服用药物抑制雄性激素,并通过网络关注变性群体,认识可以做睾丸摘除手术的实习医生田某。2015年5月,小楠瞒着父母从外地乘火车到成都市武侯区,要求田某为其进行睾丸摘除手术。在田某的要求下,小楠划伤自己的阴部,并向田某出具了“因本人双侧睾丸受伤,现需要接受睾丸切除手术,术后一切后果自负”的免责申明和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后田某在其实习的某美容整形门诊部,摘除了小楠的双侧睾丸。经鉴定,小楠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同年6月,小楠的父亲发现小楠被摘除了睾丸,遂到武侯区公安分局报了案。公安机关迅速对田某立案侦查,并将田某抓获归案。

 

        田某称:“小楠想变成女性,要求我给他手术,我以为只要他同意,我就没有责任……哪知道,未成年人不能做变性手术,我竟然犯了罪!”

 

        案发后,小楠反复表达:“田医生对我很好,他没有故意伤害我,是我要求他做的手术,我不要求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也不要求赔偿。他因为我被关起来了,我对不起他,想见见他,给他道歉……”

 

        而小楠的父亲告诉我们:“我就这一个儿子,他今年才15岁,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这一辈子都毁了……,孩子现在精神受到刺激了,在精神卫生中心接受治疗……我们要求严惩田某,要求赔偿损失。”

 

        迥然不同的两种意见让我们很是为难,怎样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案卷中那个四肢被强行捆绑在病床上的小楠痛苦挣扎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我的脑海,虽然他主动要求手术,并表明后果自负,但15岁的他思考清楚自己的人生了吗?田某尽到注意义务了吗?手术造成了小楠重伤二级的严重后果,谁来承担责任?手术造成小楠巨大的精神创伤,谁来弥补?思虑再三,我们最终对田某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田某终会对其伤害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但年仅15周岁失去了双侧睾丸的小楠,该如何面对家庭和社会?又将面临怎样的人生?才是我们更担忧的问题。

 

        (检察官)未成年人的允诺能不能阻却侵害人行为的违法性?答案是否定的。田某摘除15岁小楠睾丸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本案中,小楠主动要求田某对其实施睾丸摘除手术,并在田某的要求下,小楠自己划伤阴部并出具了免责申明,于是田某通过手术摘除了小楠的双侧睾丸。田某因此以为,自己作为一名有医师资格的医生,是在帮患者解除精神上的痛苦,怎么会是犯罪呢?也有人认为,田某的手术是基于小楠的自愿和要求,田某不应该构成犯罪,也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但这些都是错误的认识。十周岁以上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允诺他人重伤自己的行为不具有阻却侵害人行为违法性的效力。小楠系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我国刑法明确规定,摘除未成年人器官的行为,造成未成年人重伤结果的,不论是否取得未成年人同意,都应当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第二款规定:摘取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的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追究田某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是否足以弥补对小楠及其家人的伤害?答案依然是否定的。摘除睾丸手术对小楠造成的身体伤害,我们已经无力挽回。但是如果我们仅以追究田某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了结此案,小楠的巨额治疗费用由谁承担?以后还会有多少个“小楠”被捆在病床上?又会有多少父母心力交瘁、老泪众横?

 

为了确保小楠能够接受及时有效的身体和心理的治疗,我们积极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民事赔偿协议,在被害人方获得赔偿后,对田某的行为表示了谅解。

 

为了不让悲剧重演,我们向区卫生局发出了检察建议。目前,区卫生局已对辖区内医疗美容机构进行了全覆盖检查,对存在问题的进行了整改和处罚,并吊销了涉案美容整形门诊部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检察官)未成年人能不能申请变性手术?实习医生能不能实施变性手术?答案都是否定的。

 

       孝经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更对变性手术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年满20岁,持续无反复的要求变性5年以上,且接受心理精神治疗1年以上无效的易性癖患者,才能申请变性手术;而手术医师除了具备医师资格和执业资格外,还需相应的技术职称和临床经验等;对医疗机构更有包括三级甲等在内的多项严格限制。变性手术是一种非常严肃的治疗手段,绝非儿戏。

 

        小楠年幼轻率、田某无知犯法,然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知道并不是犯罪的豁免条件。希望医务人员严守职业道德,切莫以身试法。更希望通过司法机关严肃处理,监管机构加强管理,医疗机构和人员严格自律,家庭增进沟通理解,易性癖未成年人不再草率行事,不会再尝苦果,能够享受阳光人生。

 

        我们是社会的守护者,更是孩子这片麦田的守望者。对犯罪的惩罚并不能实现我们所追求的公平正义,一个健康快乐的少年,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一个和谐有序的社会,才是我们想要结出的累累硕果。

 

        (结束语)好了,听众朋友,这次的检察官说法就到这里,我是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青检科检察官杨丽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