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正文

检察官以案说法之《公民个人信息买不得》

发布时间: 2020-01-03 10:01:05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信息资源日益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和社会财富,而在各类信息中个人信息的价值日益凸显,成为数字经济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与之同时,个人信息泄漏问题严重,个人信息安全成为全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有人可能以为只要是为了合法的经营活动,比如房产推销、房屋装修等等,就可以向他人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然而,并非如此。这样的购买行为一旦符合某些情节,就会进入刑法规制的范围。

 

        为提高业绩,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结果业绩起来了,自己却锒铛入狱。

        杨军(化名)是成都市某不动产中介公司的职员,因为工作出色当上了店长,但是升职加薪的喜悦很快就被新一年的销售目标任务冲淡了。就在杨军在为寻找客户发愁的时候,来公司办理业务的钟林(化名)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钟林:兄弟,我手上有大量的二手楼盘业主信息,你要吗?

 

        杨军(眼睛一亮):二手楼盘的业主信息?我要,我要

 

        钟林:不过,这需要兄弟你需要出点钱

 

        杨军:出钱买?买卖公民个人信息是违法的,这个。。。。。。(犹豫)

 

        杨军犹豫再三,但是想到新一年的销售目标,他还是点头同意了。杨军从钟林手上购买了成都二手楼盘信息9万余条,信息内容包括姓名、电话、楼盘地址、楼栋号、房屋面积,部分信息还含有房屋的产权权属情况,按揭情况等。之后,杨军利用这些公民个人信息,主动联系了楼盘业主进行推销并成功签订了几单二手房买卖合同,获利10万余元。

 

        然而好景不长,几个月后警察就找上门了,并通过他找到钟林,警察从钟林手上查获了大量的楼主信息、知名中小学的学生及家长信息、个人银行信息等等数千万条。那么钟林的这些信息又是从何而来?原来钟林的楼主信息都来源于一个叫张娟(化名)的人,张娟是某软件公司的运维人员,在进行软件维护的过程中知晓了一些房产开发商的网签系统的帐号、密码,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人告知有渠道销售这些楼主信息,利润丰厚,于是就擅自登陆网签系统,将大量的楼主信息导出来进行出售。

 

        检察官说法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所谓非法获取是指没有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依据或资格,而获取相关个人信息,从实践来看,大量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的方式表现为购买。购买行为往往是后续出售、提供的前端环节,没有购买就没有后续的出售、提供,因此,刑法不仅打击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对购买行为也要延伸打击。当然,信息性质的不同、对公民个人信息用途不同,体现的社会危害性就不同,刑法入罪的标准也不同。如果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属于敏感信息,比如行踪轨迹、通信内容、征信、财产信息,购买50条即构成犯罪,住宿信息、交易信息、健康身理信息,购买500条即构成犯罪,因为这类信息与公民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紧密相关,被非法获取、出售之后极易引发绑架、诈骗、敲诈勒索等关联的犯罪,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司法解释规定的如醉门槛相对较低;而如果购买公民个人信息,仅仅是为了正当经营活动,其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司法解释专门针对此规定了相对较高的入罪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国家有关国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得公民个人信息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201758日两高《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本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鞋类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5万元以上的;

 

        (二)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2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的,定罪量刑标准适用本解释第五条的规定。

 

        为合法经营活动而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符合一定情节,同样构成犯罪。比如,利用该信息获利5万元以上;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2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其他严重情节。本案的被告人杨军就是利用其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签订了数笔二手房买卖合同收取中介费,共计获利10万余元,从而构成犯罪。也就是说,为合法经营活动的购买行为,刑法并不直接以购买的数量作为入罪标准,相对其他购买行为打击较轻,体现了刑法的谦抑。当然,要适用这一较轻的入罪标准,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是为了合法经营,二是不属于上面说到的敏感信息,三是行为人没有再将信息向他人出售、提供,信息没有再流出扩散。

 

        检察官提醒

 

        全球信息化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大数据已成为国家重要的基础性战略资源,正引领新一轮技术创新,包括个人信息在内的数据,只有充分地流动、共享,才能实现聚集与规模效应,最大程度发挥价值,而另一方面,公民个人信息的安全与我们每个人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生活的安宁都息息相关。因此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安全、避免个人信息的扩散失控,需要我们的网络运营者以及广大的商家、个人树立高度的保护意识,网络运营者应当对其收集的用户信息严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相关的信息保护制度,商家、个人不要为了一时的商业业绩或经济利益,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用作广告、推销,即使在工作中有机会接触到公民个人信息,也不要擅自去收集、使用,更不要向他人提供或售卖。